会给处在疫情中的个人和当地经济造成不便

2020-02-02 19:12栏目:国际
TAG: 国际

  昨天晚上,世界卫生组织就是否要宣布中国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一事,再次召开了紧急会议。

  不过,从世界卫生组织官方网站和社交账号上发布的内容来看,总干事谭德赛在宣布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同时,还在反复强调一件事,即世界卫生组织做出这一决定,绝不是对中国没有信心,而且恰恰相反,谭德赛认为中国为疫情防控做出的努力,尤其是中国的防控措施是前所未有的。

  可既然谭德赛给予中国的评价如此之高,为何仍然要宣布新冠状病毒的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呢?

  谭德赛的说法是,如果这种传染病传播到其他国家,尤其是公共卫生系统更弱的国家,其破坏是不可预测的。

  因此,谭德赛表示,出于这一原因,他决定宣布新冠状病毒的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并在此强调这绝不是因为中国发生的一切,而是因为其他国家在发生的事情。

  “我们有信心中国能控制疫情,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应被看成是对中国、中国人民和中国的行动的支持与感谢”,谭德赛说,“中国一直处在疫情的前线,很透明,希望中国成功,我们与那些被疫情影响了的中国人民和世界上的其他人民同在”。

  至于宣布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会对中国造成什么影响,谭德赛表示目前没必要采取会对国际旅行和贸易进行干扰的措施,所有决策都应该基于证据并有持续性。而且鉴于中国的疫情防控很出色,世界卫生组织更不会惩罚中国,也不会建议并反对任何针对中国的旅行、贸易等限制措施。

  他还特别强调,如果有的国家对中国采取了超过限度的措施,世界卫生组织是可以对这种国家问责的,这样一来就可以确保各国的决定都是基于证据、平衡地做出的,既不过紧也不过松。

  另外,谭德赛还呼吁各国共享信息与合作,加速对于疫苗、疗法和诊断办法的研发,对抗谣言和虚假信息,并呼吁各国调动资源去发现、隔离和治疗,以及阻止疫情的传播。

  此前,在世界卫生组织从做出这一决定前,中国内外的网民其实是担心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的,因为他们害怕这会令中国的贸易和经济发展被“卡住脖子”,并担心会被一些国家刻意针对。但外国网民,包括不少医学专家则认为,从疫情在其他国家发展的情况来看,世界卫生组织到了该做出这一决定的时候了。

  最后,耿直哥再和大家分享一些关于“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这一机制的背景信息。

  根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报道显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这一机制的诞生,源于2002年-2003年在中国爆发的SARS非典疫情,世界卫生组织需要有这么一个机制去应对疫情在全球的扩散。

  而自该机制自诞生以来,世界卫生组织曾在应对5个国际疫情时宣布过“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包括2009年的H1N1病毒(猪流感)疫情,2014年的埃博拉疫情和脊髓灰质炎病毒疫情,2016年的扎卡病毒疫情,以及去年再次出现的埃博拉疫情。

  不过,虽然世界卫生组织的创造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这个机制是为了更好的控制一个疫情不在全球散播,但从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来看,这个机制的效果是有一定争议的。

  比如根据加拿大CTV新闻网的报道,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的传染病学专家Neil Rau就认为“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对防止疫情在国际上的传播没太大用处,因为当世界卫生组织宣布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时,疫情其实早就已经扩散开来了,反倒是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后,会给处在疫情中的个人和当地经济造成不便,甚至会令陷入疫情的地区和国家遭到偏见。

  美国《华盛顿邮报》刊登的一篇来自美国乔治敦大学一位医学法律专家的评论文章则指出,世界卫生组织在决定采用这一机制时,往往不仅要考虑科学因素,还要考虑政治因素,因为宣布一个地方的疫情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确实会给这个地方和相应的国家在出行和贸易,以及经济和人权等方面带来影响,甚至其他一些国家还会因此对陷入疫情的国家实施“恐慌性”的出行和贸易等禁令。

  所以,这篇文章称,世界卫生组织在宣布“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前,不得不反复考量相关的政治和经济后果。

今日相关新闻

  • 爱你的人,闹太套,侗家人的歌声曾飘到了海外
  • 全年社会领域投资增长13.2%
  • 死神来了4,看见恶魔,对所有股票重新排名
  • 嫌疑人x的献身,数字政通,DNS Client—DNS解析服务
  • 嫣然天使基金,工商银行,可抓住词素“疲”来组词